71.為什麼説文藝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
發表時間:2021-09-24 來源:中國文明網

  根據黨中央要求,為把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斷引向深入,中央宣傳部組織編寫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問答》。《問答》緊跟實踐發展步伐,聚焦理論熱點難點,迴應幹部羣眾關切,以問答體的形式全面系統闡述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大意義、科學體系、豐富內涵和實踐要求,內容通俗易懂、形式新穎活潑,是全黨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的指定學習材料,是廣大黨員、幹部、羣眾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輔助讀物。

  中國文明網開設有聲書專欄,對全書7個板塊、100個問題進行連載,幫助廣大網友深刻領會把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精神實質、核心要義、理論品格,不斷提高學習貫徹自覺性堅定性。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問答(71)

  2014年10月15日上午,人民大會堂東大廳羣英薈萃、少長鹹集,習近平總書記在這裏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會上,文藝工作者暢所欲言、坦陳己見。有與會者直言:“有些作品,觀眾一邊看一邊罵,創作者一邊捱罵一邊還掙着大錢。這樣的作品是有經濟效益了,但是社會效益呢?”針對文藝領域存在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文藝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為什麼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否則文藝就沒有生命力。”字字鏗鏘,擲地有聲,振聾發聵。

  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需要偉大精神,文藝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藝工作者大有可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文藝創作迎來了新的春天,廣大文藝工作者緊跟時代、奉獻時代,創作出大量膾炙人口的優秀作品,為弘揚中國精神、凝聚中國力量作出重要貢獻。2018年,我國隆重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表彰了100名改革先鋒,其中就有不少知名的作家、藝術家,他們都是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優秀代表。同時,也不能否認,在文藝創作方面還存在着有數量缺質量、有“高原”缺“高峯”的現象,存在着抄襲模仿、千篇一律的問題,存在着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的問題。有的把作品當作追逐利益的“搖錢樹”,當作感官刺激的“搖頭丸”;有的胡編亂寫、粗製濫造、牽強附會,製造了一些文化“垃圾”;等等。這些現象警示我們,雖然市場經濟的發展為文藝繁榮創造了條件,但是文藝也可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發生偏差。必須堅持文藝發展的正確方向,絕不能當市場的奴隸,不能沾滿銅臭氣。

  社會主義文藝本質上就是人民的文藝。為什麼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原則的問題。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這個根本方向,是黨對文藝戰線提出的一項基本要求,也是決定我國文藝事業前途命運的關鍵。人民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一旦離開人民,文藝就會變成無根的浮萍、無病的呻吟、無魂的軀殼。以為人民不懂得文藝,以為面向羣眾創作不上檔次,這些觀念都是不正確的。一切優秀文藝工作者的藝術生命都源於人民,一切優秀文藝創作都為了人民。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紮根人民、紮根生活。”幾十年來,草原上的“紅色文藝輕騎兵”——烏蘭牧騎,迎風雪、冒寒暑,以天為幕布,以地為舞台,紮根生活沃土,服務牧民羣眾,傳遞黨的聲音和關懷,被人們親切地稱為“瑪奈(我們的)烏蘭牧騎”。烏蘭牧騎的長盛不衰表明,人民需要文藝,文藝也需要人民。文藝工作者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始終追隨人民腳步,走出方寸天地,閲盡大千世界,讓自己的心永遠隨着人民的心而跳動,把人民的喜怒哀樂傾注在自己的作品中,立志創作出在人民中傳之久遠的精品力作。

  社會主義文藝是堅持社會效益為先的文藝。一部好的作品,應該是經得起人民評價、專家評價、市場檢驗的作品,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同時也應該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作品。比如,《平凡的世界》、《記住鄉愁》、《我和我的祖國》、《山海情》等都是既“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許多文化產品要通過市場實現價值,當然不能完全不考慮經濟效益。然而,同社會效益相比,經濟效益是第二位的,當兩個效益、兩種價值發生矛盾時,經濟效益要服從社會效益,市場價值要服從社會價值。優秀的文藝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藝術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場上受到歡迎。文藝工作者要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自覺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自覺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加強道德品質修養,堅決抵制低俗庸俗媚俗,用健康向上的文藝作品和做人處事陶冶情操、啓迪心智、引領風尚。

  文藝創作是艱苦的創造性勞動,離不開堅毅執着與創作定力。在市場經濟大潮中,一些人得了“浮躁病”。有人覺得,為一部作品反覆打磨,不能及時兑換成實用價值,或者説不能及時兑換成人民幣,不值得,也不划算。這樣的態度,不僅會誤導創作,而且會使低俗作品大行其道,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現象。浮躁的動機是追名逐利,表現是急功近利,背後就是在權衡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時產生了偏差,資本邏輯侵蝕了創作邏輯、市場標準取代了藝術標準。其實,真正叫得響、傳得開、留得住的文藝精品,向來都是遠離浮躁、不求功利得來的,都是嘔心瀝血鑄就的。曹雪芹寫《紅樓夢》“披閲十載,增刪五次”。路遙的墓碑上刻着:“像牛一樣勞動,像土地一樣奉獻。”正是有了這種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精神,好的文藝作品才能打造出來。文藝工作者要明大德、立大德,把崇德尚藝作為一生的功課,牢記創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務,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耐得住寂寞、穩得住心神,把藝術理想融入黨和人民事業之中,做到胸中有大義、心裏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

  文藝批評是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一劑良藥,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的重要力量。文藝批評要的就是批評,不能都是表揚甚至庸俗吹捧、阿諛奉承,不能套用西方理論來剪裁中國人的審美,更不能用簡單的商業標準取代藝術標準,把文藝作品完全等同於普通商品。要把好文藝批評的“方向盤”,打磨好批評這把“利器”,褒優貶劣、激濁揚清,在藝術質量和水平上敢於實事求是,對各種不良文藝作品、現象、思潮敢於表明態度,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敢於表明立場,説真話、講道理,營造開展文藝批評的良好氛圍。

  “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偉大的時代呼喚偉大的文學家、藝術家。面對波瀾壯闊的新時代新實踐,我們有責任寫出中華民族新史詩。廣大文藝工作者要堅持馬克思主義文藝觀,自覺做先進文化的踐行者、社會風尚的引領者,進行無愧於我們這個偉大民族、偉大時代的文藝創造,努力築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的文藝高峯。

  習言習語

  在人類發展的每一個重大歷史關頭,文藝都能發時代之先聲、開社會之先風、啓智慧之先河,成為時代變遷和社會變革的先導。

  文藝工作者要志存高遠,就要有“望盡天涯路”的追求,耐得住“昨夜西風凋碧樹”的清冷和“獨上高樓”的寂寞,即便是“衣帶漸寬”也“終不悔”,即便是“人憔悴”也心甘情願,最後達到“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領悟。

責任編輯:劉朝靈